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才之家 >> 人才风采
【人才风采】因喜爱无法割舍 ,为责任始终坚守——访省乡土人才、 扬中市月新竹艺厂厂长耿月新
发布日期:2018-07-16 发布人:管理员 阅读:2463次

    耿月新是名人。在扬中这个竹编之乡,已逾古稀之年的耿月新被誉为“最后的竹编大师”。从1990年起,他的竹编作品在国内外展览中屡获金奖。他也先后获得《扬中竹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十大民间艺术家、省“三带”人才等荣誉。5月的一天,在家中,在他那摆满了竹编产品的八仙桌边,耿老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走上竹编道路,是传承更因为喜爱。耿老出生于竹匠世家,十来岁时已然技艺娴熟。上世纪60年代,扬中做竹编产品外贸任务时,耿月新已经是小师傅了,出样品、教作品、当指导,都是他。

    改革开放以后,扬中兴起乡镇企业和“供销员经济”,耿月新与大伙儿一样,转行跑起了供销。做得很不错,一家100多人的劳保皮鞋厂,耿月新一个人就负责起全部的原料采购和产品销售。厂里的大客户大庆油田、鞍山钢铁都是他跑下来的。但自小就印进血脉里的竹编,耿月新却始终割舍不掉。每回出差,他总不忘带点儿竹编原料,白天跑业务,晚上就在宾馆里“自己做着玩”。终于,当耿月新得知北戴河的外国游客们特别喜爱中国的竹编旅游品的时候,终于,当他发现做竹编也能养活家庭、富裕生活的时候,他毅然再次转行,走上了竹编的职业道路,然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

    做竹编,耿月新一开始也和其他人一样,打个竹席、编个竹筐什么的,都是些生活用品。19岁之后闯上海的三年经历,却让耿月新懵懂中撞开了艺术的大门。那时的上海郊区,年轻人结婚有个习俗,至少要有一床有字有画、喜气洋洋的戗席,围在床的三周,既是装饰品,又是保护蚊帐的实用品。于是,耿月新白天做老产品,晚上琢磨新产品,怎么在竹席上编出囍字、编出花盆、编出“喜鹊登枝”……后来,他更琢磨起怎么能编出伟人像、书法字,还有中国画……

    刻苦地钻研、深厚的专业功底让耿月新成功地做出了竹编字画。书法逼真精细、酷似原作,人物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竹编产品由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变成了一件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那些兼具文化品位和艺术价值的作品,一下子让扬中竹编名扬四海。

    但做竹编毕竟还是个手艺活儿,既苦又累不说,费眼睛、伤手指是常事,产品上不了量,价格也提不起来。说起竹编的未来,耿月新有无奈更有坚强。无奈的是,耿老带过的徒弟已然不计其数,但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却寥寥无几。坚强的是,“我还在坚持,”古稀之年的耿月新如是说。

坚持授艺。自2006年开始与省残联合作,耿月新每年开班为残疾人授艺。既让很多残疾人学会一门手艺,发家致富;也让竹编手艺能够延续。坚持研究开发。简单产品提不上价,就开发高档工艺品。在电视上看到日本人现在兴起绿色产品,时尚人群流行不拎皮包拎竹包,耿月新就琢磨开发竹编工艺包,市场上至少能卖五六千元一只。“到明年来看,我会有各式各样的竹编工艺包产品做出来。”还有坚持产品创作。耿月新说:“有实物的东西在,后人就好仿制,就能传承,还可以再研究,进一步去创新。所以,我每年都要搞几个大作品。”在耿月新家的三楼和他的图片库里,记者看到,有精美的单体作品《仿古楼船》《竹编花船》……还都是能全部件可拆卸的;有大型的组合作品《一带一路?圆中国梦》《老鼠出嫁》……耿月新说:“竹编摆不坏,我保存起来,搞一个大展馆,即使现在没人学,也能让后人去研究。”